<address id="vzbld"></address>

    <address id="vzbld"></address>

    <em id="vzbld"><address id="vzbld"><listing id="vzbld"></listing></address></em><sub id="vzbld"><listing id="vzbld"><menuitem id="vzbld"></menuitem></listing></sub>
      <address id="vzbld"></address>

      <form id="vzbld"><listing id="vzbld"></listing></form>

      要特別關注孩子心理!異常情緒主要在青春期

      受訪專家:

      □北京大學回龍觀臨床醫學院兒童心理科主任醫師 劉華清 

      □沈陽市安寧醫院精神康復中心主任、心理治療師 王會秋

      □北京大學第六醫院兒科副主任醫師 李 雪

      剛剛過去的9月10日,不僅是教師節,還是世界預防自殺日。北醫兒童發展中心發布數據顯示,我國每年約有10萬青少年死于自殺。一個個曾經鮮活的生命,留給世界的最終是冰冷的數字。我國未成年人精神、心理疾病不斷升高的發病率,成為許多極端事件背后的導火索。專家表示,關注兒童青少年的精神心理障礙問題已是刻不容緩。

      抑郁、自傷、自殺的孩子逐年增多

      “毀掉一個人很簡單,只要毀掉她的童年就可以了……”這是上海一個14歲女孩在跳樓前寫下的遺書中的一句話。有網友留言說:“很難想象這樣的話竟出自一個剛要上初二的孩子之口”。據統計,我國大陸地區3.67億18歲以下未成年人中,有各類學習、情緒、行為障礙者達3000萬人,兒童青少年精神疾病和心理行為問題發生率總體呈逐年增高趨勢。20世紀90年代初,針對22

      個省(市)的調查結果顯示,兒童青少年心理行為問題和精神疾病總患病率為 12.97% ;而到2007

      年開展的“國民心理健康狀況研究”中,兒童青少年心理健康問題發生率達16%。中國科學院心理所2020年發布的調研數據顯示,我國青少年抑郁檢出率為24.6%。

      “孩子的很多情緒和自傷問題只是表面現象,背后是對環境的不信任和絕望。如果現在不做調整,進入青春期后,孩子的問題會嚴重到不可想象?!北本┐髮W回龍觀臨床醫學院兒童心理科主任醫師劉華清說,12~16歲是焦慮和抑郁等情緒障礙的主要人群,重度抑郁與自傷、自殺有著密切關系,更多的心理問題表現在網絡成癮現象嚴重、抑郁傾向學生增加、校園欺凌或學生自殺事件多發。

      北京大學第六醫院兒科副主任醫師李雪明顯感覺到,來門診就診的有焦慮和抑郁癥狀的孩子在顯著增多。她說,七八年前,北大六院兒童病房里更多是患精神分裂癥、雙相情感障礙等疾病的孩子,而近兩三年,抑郁和焦慮在中小學生中十分常見,很多孩子癥狀非常嚴重,出現了自傷或自殺。劉華清補充說,20年前,兒童心理門診醫生的單日門診量不過十幾個人,如今一天要看五六十個孩子。尤其新冠疫情時期,孩子們更多宅家上網課,過去被學校生活掩蓋的部分親子問題如今集中爆發,導致近兩年兒童心理問題更多見。

      多數精神障礙源于家庭

      2019年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和世界衛生組織公布的數據顯示,一半的精神疾病始于14歲之前,全球高達20%的兒童青少年患有精神疾病。在全球衛生規劃中,兒童和青少年心理健康往往遭到忽視。

      劉華清介紹,兒童青少年精神障礙是指發病年齡小于18歲的精神疾病,除了與成年人共有的精神分裂癥、情感障礙、精神發育遲滯、器質性精神障礙、使用精神活性物質所致的精神和行為障礙外,還包括一些特發于兒童和青少年的精神障礙,如廣泛性發育障礙、注意力缺陷多動障礙、品行學習障礙、童年情緒障礙、抽動障礙等。

      兒童青少年群體,常見的精神障礙疾病,發病年齡略有不同。例如,孤獨癥(自閉癥)屬于神經發育類障礙,多在3歲前起病,其中約2/3的患兒屬于非退行性起病,從出生后就逐漸表現出異常;也有約1/3的患兒經歷了正?;蛳鄬φ5陌l育階段,之后才出現癥狀。多動癥好發于學齡期兒童,常表現為幼兒園、小學階段厭學、逃學、拒絕上學。兒童抽動癥不同于多動癥,癥狀主要以頻繁地眨眼、搖頭、聳肩、清嗓聲等現象為主,多見于6~12歲的兒童,男孩多于女孩。一般可短時間內自愈或經治療而愈,頑固者可延數年,甚至延續到成人。青春期則易出現焦慮、抑郁等情緒障礙,早期表現主要以心境不良、退縮、哭泣沮喪、遺尿、學習困難、睡眠問題、易激惹為特征,個別可發生于嬰幼兒期,典型的焦慮障礙、抑郁障礙、恐怖癥及強迫癥等多為繼發衍生。

      兒童精神疾病的致病因素包括生物因素(遺傳或外力致使大腦受損等)、社會心理、家庭教育、社會壓力等。劉華清表示,迄今為止,患病的生物因素尚未完全研究清楚,但普遍認為,遺傳因素是精神疾病最可能的一種因素,與腦內的多巴胺受體、多巴胺轉運蛋白等基因有關。以精神分裂癥為例,如果父母雙方都有,子女患病率約為46%,如果一方患病,子女患病率為13%。

      兒童青少年的心理健康發展與諸多因素有關,比如獨生子女家庭、學習就業等社會壓力大、離婚率升高、貧富差距加大等問題,均不同程度地造成負面影響。其中,家長的教養模式、溝通模式往往影響更大。當孩子出現心理問題時,陪同的家長容易出現兩個極端:一是過度強調自己沒有問題,二是特別自責、內疚。劉華清在門診中就曾遇到過這樣的案例:一位博士母親按照書本養育孩子,雖然孩子的營養和身體很好,但忽略了心理健康發育,結果孩子注意力不集中,不喜歡學習,一度休學接受心理治療。她十分后悔地在手記里寫道:“忘記了孩子有他自己的生命力?!?/p>

      沈陽市安寧醫院精神康復中心主任、心理治療師王會秋說,父母的隱性控制,有時真的會毀掉孩子的一生。另外,12~16歲是青春期的高峰,受生理發育機制的影響,孩子的情緒起伏很大,變得十分敏感,自尊心、自我意識逐漸增強,父母若總覺得孩子還小,喜歡替他們做決定,否決孩子的想法或意愿,不尊重他們的愛好或擇友,孩子就容易出現極端心理和行為,最嚴重的“反抗”就是自傷或自殺。

      孩子最需要一個健康的童年

      每次發生類似的兒童自殺事件,總會有人跳出來說:現在的孩子太脆弱了!抗挫折能力那么差,為一點小事就去自殺,太經不起風雨。劉華清卻認為,根本不是這回事。根本原因是,中國的孩子已經變了,家長卻沒做出與時俱進的改變?!吧弦惠吶朔谴蚣戳R的教養方式已經不適用于這代孩子,或者說,從小經受打罵成長起來的父母,心理健康狀況也不樂觀?!?/p>

      在這種情況下,劉華清擔憂地表示,我國兒童青少年心理衛生工作面臨著巨大挑戰。公眾對精神衛生知識知曉率低,社會上依然存在歧視精神疾病患者的現象,導致一些患兒家屬擔心“家丑外揚”,拒絕去??漆t院治療,研究機構也無法“摸清”我國兒童青少年精神疾病和心理行為問題的“底數”。另外,我國專職兒童精神科醫生不足500人,這個比率相當于每10萬~24萬精神障礙兒童才配備一名專業醫生,且這些醫生還大多分布于北京、上海、廣州等經濟發達地區。因為薪酬體系不夠到位,人才流失也比較嚴重,精神康復培訓機構也不夠。

      因此,專家建議,國家應該加快出臺兒童青少年精神(心理)衛生相關法規和政策;建立更多的兒童精神衛生保健機構與設施;加大對兒童心理衛生問題研究的經費投入;重視培養精神??漆t師,培養心理衛生、心理咨詢、心理健康教育的人才隊伍;開展社區心理衛生服務工作和知識宣傳,早期識別兒童青少年的精神問題,給需要心理衛生服務的家庭以及時的咨詢和早期干預,要特別關注留守兒童、流動兒童的心理健康。

      學校應當把學生心理衛生納入到評估范圍內,并且對學生心理評估大樣本數據展開研究;開展青少年、家庭早期心理干預技能培訓,提高家庭和父母的心理健康意識。

      家長要學會自省,反思自己對孩子的態度和要求是否妥當,跟孩子一起成長。青春期的少年需要父母細心耐心的照料,但更需要父母的反思和自身心理素質的提升。處理孩子的情緒問題,一般要先處理好家長本身的情緒,家長情緒穩定,才有利于孩子的情緒穩定和恢復。家長也要學會識別和留意孩子的異常情緒及表現,并及時帶他們到精神??凭驮\。例如,1歲以內的兒童,如果出現“四不”——不看(缺乏與人的目光對視)、不應(叫之不應)、不指(不能主動指認人或物)、不說(不會發音對話),就應注意有無自閉癥的可能。如果出現注意力集中困難、脾氣急躁、小動作多,很難長時間坐著學習,就要排查是否是多動癥。青春期孩子一旦出現沉迷網絡、不愛說話、莫名哭泣或發脾氣、不合群,甚至自傷行為,需要高度重視,應及時到醫院明確是否是抑郁癥,以避免出現嚴重后果。

      美國詩人紀伯倫在《你的孩子,其實不是你的孩子》中寫道:你可以給予他們的是你的愛,不是你的想法,因為他們自己有自己的思想;你可以庇護的是他們的身體,卻不是他們的靈魂,因為他們的靈魂屬于明天。王會秋說,一個人的成功不是一定要考上名校,不是一定要富甲一方,不是一定要比其他人都優秀,決定權不在父母手中。做父母的,可以幫助孩子拓展生存的能力,但不要抱著“我可以控制他的人生”的想法,應該讓他們自由地生長,去追求屬于自己的幸福?!?/p>

      成本人视频动漫免费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