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vzbld"></address>

    <address id="vzbld"></address>

    <em id="vzbld"><address id="vzbld"><listing id="vzbld"></listing></address></em><sub id="vzbld"><listing id="vzbld"><menuitem id="vzbld"></menuitem></listing></sub>
      <address id="vzbld"></address>

      <form id="vzbld"><listing id="vzbld"></listing></form>

      新冠病毒將向何處去?多位專家:當前完全消滅概率基本為0

      受訪專家:

      解放軍總醫院呼吸科教授 劉又寧 □北京佑安醫院呼吸與感染性疾病科主任醫師 李侗曾

      武漢大學健康學院院長、新發傳染病專家 于學杰?

      復旦大學基礎醫學院病原生物學系副教授 陳捷亮

      本報記者 高 陽 李珍玉 任琳賢

      近期,隨著新冠病毒不斷變異,傳染力和免疫逃逸能力越來越強,各國新冠疫情都出現了反彈或惡化,日本專家甚至認為剛剛舉辦完奧運會的東京“感染情況已失控”。7月20日以來,因南京祿口機場的境外輸入防控漏洞導致我國再現本土疫情,范圍波及18個省48個市。經努力防控,如今多地已實現新增病例清零,但上海又出現境外貨機作業區工作人員感染,讓全國人民的心再次提了起來。新冠病毒的偷襲令人防不勝防,未來它將走向何方,成了人們不斷探討與關注的焦點。

      研究認為,從技術層面看可能根除新冠

      8月21日,在上海疫情防控工作第104場新聞發布會上,中國工程院院士、上海交大醫學院附屬瑞金醫院院長寧光表示,受德爾塔變異株的影響,近期全球疫情持續蔓延。受到公共衛生管控措施、流動性增加、疫苗接種、病毒株變異等多方面因素的綜合影響,全球疫情總體仍將在較高位波動,呈現長期性、復雜性和不確定性的特點,加之部分國家疫情反彈,使我國面臨的輸入性風險持續加大。根據海外網消息,截至北京時間8月23日6時30分左右,全球單日新增確診病例45.4萬多例,新增死亡病例8323例。其中,伊朗、英國、日本、印度、墨西哥是新增確診病例數最多的五個國家。就連近一年未出現本土社區病例的澳大利亞,也因8月以來的本國疫情反彈,而不得不在多地采取“封城”措施。

      從2019年以來,新冠病毒已經衍生出阿爾法、貝塔、伽馬、德爾塔、拉姆達等變異毒株。諸多證據都表明,變異病毒的傳染性比標準病毒更高,感染癥狀存在隱匿性。再加上如今感染人數太多,也給了新冠病毒更多突變的機會,新的變異毒株還可能出現?!跋麥纭薄肮泊妗薄斑m應”……成了全球討論新冠病毒走向的關鍵詞。

      據英國廣播公司7月20日報道,早在今年1月,科學雜志《自然》曾詢問全球100多名免疫學家、病毒學家和衛生專家。其中九成專家認為,新冠病毒以后可能會成為地方性病毒,繼續在世界各地傳播。還有四成專家表示,考慮到疫苗或疾病帶來的群體免疫效果,在某個區域或有望徹底消除新冠病毒。7月,《英格蘭醫學雜志》刊文指出,全球根除新冠病毒是可行的。研究者將新冠與天花和脊髓灰質炎進行對比,認為從技術層面看有可能根除新冠,但會面臨疫苗接受度差、出現免疫逃逸、高傳染性變異、防控措施不力等挑戰。

      當前,包括中國在內的多個國家都出現了注射疫苗后再次被感染的“突破病例”,人們堅持“根除論”的信心受到一定打擊。不過,《耶路撒冷郵報》近日報道,以色列科學家有望研制出抗新冠肺炎新藥,二期臨床試驗顯示,九成重癥患者被治愈。未來特效藥的出現,成了人們消滅新冠的新希望。

      專家主張,目前還需要和病毒打持久戰

      復旦大學基礎醫學院病原生物學系副教授陳捷亮介紹,從人類抗擊傳染病的歷史來看,傳染病的結局有四種:根除、地域性消除、長期共存、失控。天花病毒,是世界上唯一一種被人類消滅的病毒,人類為此戰斗了3000年。直到近代發明了天花疫苗,大規模人群接種后,到20世紀80年代才徹底將天花病毒消滅。目前,唯一還存活的天花病毒保存在醫學實驗室中,供研究之用。而根除的前提是,人類搞懂了天花的致命弱點:人體是天花病毒的唯一宿主。脊髓灰質炎也是一種病毒,疫苗的出現,也讓它被世衛組織宣告接近“消滅”,目前僅存在于部分國家和地區。

      那么,新冠病毒到底是何走向?多位專家在接受《生命時報》采訪時一致表示,目前情況下,完全消滅新冠病毒的概率基本為零。主要有以下幾方面原因:

      新冠病毒有大流行特征。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佑安醫院呼吸與感染性疾病科主任醫師李侗曾說,從規律看,病毒變異都傾向盡量與人和平共處,如果對人類傷害太大,患者往往死亡或住院,反而不會暴發大規模疫情;而能逃避疫苗、毒性變弱的病毒,無癥狀或輕癥感染者多,就更容易長期流行。解放軍總醫院呼吸科教授劉又寧表示,同樣是冠狀病毒的SARS、MERS最后是自己選擇了離開,存在于自然界中,而非人類消滅了它們。但目前新冠病毒還在不停變異,是向溫和方向發展,還是更“惡毒”,我們無從判斷和左右??擅鞔_的一點是,新冠病毒仍無任何跡象表明在短時間內會與我們說再見,很可能會像流感一樣與人類共存多年。

      對新冠病毒的認識有限。武漢大學健康學院院長、新發傳染病專家于學杰和陳捷亮都指出,新冠病毒從何而來、中間宿主是誰,我們尚不清楚,加之可以人畜共患,毒株不斷變異,這給新冠病毒的藥物、疫苗研發帶來很大困難,導致目前還沒辦法完全清零。

      疫苗全民接種,困難還不少。劉又寧認為,只有全人口70%~85%的疫苗接種才能達到群體免疫,而國產疫苗的有效預防率約70%,這就意味著,14億人口的中國只有接近全員有效接種,才可能實現群體免疫。但因各種原因,我們很難實現百分百全民接種。李侗曾還說,當前疫苗在接種后仍可能被感染,保護期也相對較短。

      防疫措施面臨變數。李侗曾說,新冠容易隱匿性傳播,這種對大部分人不致命的病毒,反而更需要每個人配合防疫。若是存在個人防疫不積極、不配合,或是工作人員的疏漏,病毒還會傳播。陳捷亮說,國外一些國家防疫措施松散,“反疫苗”呼聲高,接種意愿不足一半,有的堅決不打疫苗,這給病毒變異提供了空間,可能導致產生更多具有更強傳播性和免疫逃逸性的變異株。

      優化防控策略,出現便要清零

      “沒有人愿與致病的病毒共存,但我們沒有選擇。我們對病毒這種微生物要存有一點敬畏之心,尊重其自然規律,順其道而行?!眲⒂謱幷f,自武漢疫情后,我國大陸幾次疫情暴發,無一例外都是來自境外感染者或進口冷鏈,稍有不慎便會出現本土病例。也就是說,我國不存在土生土長的病毒,也不存在促使病毒變異產生新變種的環境與條件,在目前這種情況下,我們還沒到徹底放棄清零的時候,哪怕是一段時間內清零。之后,我們則可能要在清零與共存之間達到一個平衡點。陳捷亮也表示,在當下尚未達到群體免疫、抗病毒藥物尚在研發、新毒株不斷變異等情況來看,目前較為緊迫的任務仍舊是“清零”,但也要做好應對“共存”的準備。

      專家們強調,當下最需要的是,我們應該認真討論如何更優化我國的防疫對策。

      管控與打疫苗要兼顧。李侗曾說,以前我們認為疫苗接種率到80%以上,可能就不需要那么嚴格防控了,但現在變異病毒出現,對疫苗效果是種挑戰,國外過早放松管控后疫情反彈,也是前車之鑒。所以,我們一方面要以動態清零為目標,繼續堅持原有防控措施,嚴防死守并大力接種疫苗。另一方面,我們需要加強對抗體指標判斷標準的研究,從而考慮是否要打加強疫苗。

      推進藥物和疫苗研發。陳捷亮表示,針對各種變異的新冠毒株,有效的抗病毒藥物仍是人類抗疫的“強心劑”,比如流感雖然仍在,但我們有疫苗和達菲類藥物可以控制。新冠疫苗也要不斷用科學論證和現實作用來佐證它的效果如何,并適時研究針對新變異毒株的疫苗。

      優化公衛模型和防控策略。于學杰說,我們的抗疫防疫成果是突出的、成功的,但考慮到防疫所投入的人力、物力巨大,未來還要長期堅持,策略就有必要繼續優化。比如,我國是否要持續性嚴防死守,限制出國旅游、留學、國際交流等;是否能研發出像測血糖一樣,更便捷的核酸檢測方式;公共衛生領域是否可以提出更優化的公衛模型和防控策略等,這些都需要政府部門、醫學專家、經濟學家、海關等多方討論。

      全球必須共同出力。陳捷亮認為,全球疫情要想不失控,就必須加強協作,發揮各國優勢,并協助第三世界國家,共享防疫經驗。另外,當下還需相關組織和機構,在科學層面推動學術合作,共同監測病毒變異影響,推進藥物、疫苗研發和共享。

      每個人要保持好心態,常態化防疫。李侗曾說,大家對疫情的持續存在,既不能過度恐慌,也不能麻痹大意。個人習慣非常重要,去年新冠疫情發生后,人們最簡單的一個戴口罩行為,讓去年秋冬流感降低了95%。所以,平時外出要戴口罩、勤洗手,保持一米距離,減少聚集,在家多開窗通風?!?/p>

      成本人视频动漫免费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