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plndv"><listing id="plndv"><listing id="plndv"></listing></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plndv"><nobr id="plndv"><menuitem id="plndv"></menuitem></nobr></address>
<em id="plndv"></em>

          <form id="plndv"><listing id="plndv"><progress id="plndv"></progress></listing></form>

              <address id="plndv"><listing id="plndv"><meter id="plndv"></meter></listing></address>

                醫美亂象該“整形”了:想靠變美獲得名利,無良商家煽動焦慮

                受訪專家:

                中國醫學科學院北京協和醫學院整形外科醫院前任院長 祁佐良

                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安定醫院心理測查科主任、副主任醫師  李穎

                本報記者   張筱悅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如今,醫美行業迅猛發展,成為不少有容貌缺陷者的新希望。與此同時,社會上容貌焦慮也在蔓延,將美容整形推向了另一個方向。

                容貌焦慮的年輕人

                周一一大早,北京某整形醫院門口大排長龍,等待變美的人絡繹不絕。由于正值暑期,多數患者為學生。今年21歲的王佳是一名大學生,趁著暑假來割雙眼皮,“到大四就要開始投簡歷找工作了,如果能好看一些,或許能夠增加應聘成功率,找一份好工作?!?/p>

                25歲的莉莉平日里就十分愛美,照片必須用美顏軟件拍攝,再精修一通才能發到社交媒體上。每當收到網友的贊美,她都欣喜不已,可一看到鏡子中真實的自己,又忍不住失落,難以接受?!拔蚁敫纱嘁粍谟酪?,讓自己變成美顏后的樣子?!?/p>

                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安定醫院心理測查科主任、副主任醫師李穎表示,想要變美這件事本身無可厚非,對于年輕人來說,改變形象確實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升自信,對于年長者,變美變年輕也能緩解他們對衰老甚至死亡的恐懼。然而,隨著自拍文化和分享文化融入大眾生活,網絡上的濾鏡功能、修圖軟件五花八門,讓人們沉浸在顏值至上的氛圍中,很多人因此產生容貌焦慮,過度追求顏值,不自覺地加入到整容大軍。這當中,年輕人是主力。醫美行業調查顯示,我國年輕醫美消費人群占比逐年增加,以19歲以下者為例,2017年占比為15.44%,2018年升至18.81%?!?021年醫美行業數據趨勢研究分析報告》顯示,2020年醫美消費群體主要以一二線城市的年輕女性為主,20~25歲的年輕消費者占比最高。

                中國醫學科學院北京協和醫學院整形外科醫院前任院長祁佐良告訴《生命時報》記者,整形外科的診療范圍主要有兩類:一類以修復重建為目的,患者可能存在先天或后天創傷導致的缺陷,需要通過整形來修復;另一類以美容為目的,即患者對長相不滿意,希望自己更美一些。未成年人中,以美容為目的而整形的只是極少數,大多是為了治療。但總體上,年輕人美容整形的需求更為強烈。

                近些年,我國醫療美容方面的消費需求確實有非常明顯的增長,歸根到底取決于經濟水平的提升。據統計,2019年疫情之前,我國人均GDP已經超過9000美元(1美元約合6.5元人民幣)。國際上公認,當人均GDP超過3000美元時,醫美就可能成為重點消費之一。祁佐良表示,即便如此,和一些國家相比,我國還算不上醫美大國。從2009年到2019年,我國醫美人數的占比從不到1‰發展為4‰左右。而美國、韓國、日本等國家,醫美比例高達3%左右。只不過由于我國人口基數大,會讓人覺得一時間人人都在追逐整形。

                僅靠整形不能改變人生

                “很多人追求變美,一方面是為了緩解內心的容貌焦慮,另一方面是想通過整形來實現逆襲?!崩罘f說,受網紅和個別因為長得好看而一夜成名的人影響,不少年輕人覺得只要變美了,就會獲得更多人的喜愛,擁有好人緣和更多的機會,甚至能夠輕而易舉取得成功,坐擁名利,這種想法其實是極其不現實的。相反,過度夸大容貌對個人的影響,可能還會帶來一些問題。

                手術存在安全隱患。祁佐良表示,外科整形必然存在一定風險,可能會伴有傷口感染、充血、瘢痕等并發癥。一些整形技術有適應癥與禁忌癥,比如存在凝血功能障礙的人就不適合進行抽脂、輪廓整形等較大的手術,否則術中出血會危及生命。一般來說,正規醫院會在術前對患者的身體情況進行評估,但有些不正規的機構為了盈利,什么手術都肯做,可能會帶來嚴重后果。

                效果不理想引發心理問題。祁佐良說,美容治療都是有限度的,不是想要做成什么樣就一定能做出來,會受患者自身條件影響。此外,有些容貌特征雖然美,但并非適合每個人,強求只會帶來違和感。如果患者心理預期過高或強求某種效果,最終可能會產生心理落差。李穎也表示,因整形效果不滿意而引發心理問題的例子并不少見,尤其是在不正規機構整形失敗的人,容貌留下難以修復的損傷,因而懊悔不已、郁郁寡歡,最終引發抑郁、自閉等嚴重心理問題。

                助長不良社會風氣。李穎表示,良好的容貌可能成為人際交往的“敲門磚”,帶來短暫的收獲,但要想維持長久的交往、取得真正的成功,光有外表是不夠的。如今,一些不良商家通過各種渠道大力推崇“美容成功學”,煽動容貌焦慮。很多人看到個別短期成果,就把變美當成取得成功的捷徑,甚至產生了不勞而獲的想法。長此以往,眾多年輕人甚至全社會,都會被這種不良風氣“感染”。

                “人們需要清楚地意識到,整形改變的只是表象,即使變漂亮了,有些問題依然存在?!崩罘f舉例說,有些人因為求職失敗、表白被拒就認為是自己不夠漂亮導致的,但實際上可能是因為個人能力不足、性格不好,這些是整形無法改變的。試圖通過整形改變表象,忽視了其他方面的不足,不利于真正的進步和自我完善。

                真正的美不是千篇一律

                祁佐良表示:“醫療美容是一種社會存在,但我很反對趕潮流的醫美?!北热?,有一段時間流行錐子臉,大家就都來整成錐子臉。其實,真正的美是富有個性的,如果人人都追求一種長相,全世界幾十億人都“不分你我”,那就體現不出美了。審美是多元的,不同國家、地區,不同時代都有不同的審美,醫療美容應尊重個體、尊重個性。

                祁佐良說,對于確有醫美需求的人而言,不要盲目跟風,只有適合自己的才是真正的美。在追求美容治療時既要實事求是、因人而異,也要沉著冷靜,建議多咨詢了解美容治療的相關知識,有利于做出科學的選擇。

                “醫療美容要回歸醫療本質,沒有醫療資質的地方不應該進行相關治療。但現在社會上仍有一些不法分子在做非法醫療,群眾要學會識別?!逼钭袅颊f,正規的醫療美容機構掛牌都是“醫療美容醫院/門診/診所”等,進行手術操作的醫生要經過執業醫師注冊,且有從事醫療美容的經驗。而有些美容院、工作室、理發店、美甲店開展美容項目是不合規的,如果貪圖便宜在這些地方做醫美會存在很大風險。祁佐良建議,國家相關部門應該加大對美容機構的規范與管理,嚴格審查資質,對非法美容機構給予嚴厲打擊。

                挪威法律規定,明星、網絡博主和廣告商在社交媒體上發布帶有盈利目的的照片時,如果經過了修圖,例如修窄腰、豐唇和修飾肌肉等,都需要帶有政府部門設計的標識,以提醒群眾,引導正確的社會風氣。李穎建議,我國也應該加強這方面的管理,通過整頓社會風氣、引導社會輿論,讓大眾對美形成健康、正確的追求,才能真正避免整形亂象?!?/p>

                成本人视频动漫免费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