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plndv"><listing id="plndv"><listing id="plndv"></listing></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plndv"><nobr id="plndv"><menuitem id="plndv"></menuitem></nobr></address>
<em id="plndv"></em>

          <form id="plndv"><listing id="plndv"><progress id="plndv"></progress></listing></form>

              <address id="plndv"><listing id="plndv"><meter id="plndv"></meter></listing></address>

                美國10個州廢棄了100萬劑疫苗,打疫苗防疫應成為共識

                本報特約評論員  張鐵鷹

                據美媒報道,去年12月以來,美國10個州總計廢棄了超過100萬劑新冠疫苗。當地時間8月6日,美國阿拉巴馬州衛生官員報告稱,因愿意接種新冠疫苗的居民數量遠低于預期,該州已有超6萬劑新冠疫苗過期。

                這一報道揭出了美國疫苗亂象。一方面,美國疫苗大量囤積。杜克大學全球健康創新中心追蹤全球疫苗合同發現,今年1月,美國已搶購約26億劑疫苗,約占全球總量1/4,是美國3.3億人口需求量(按一人兩劑算)的近4倍。而截至今年7月底,美國至少3億劑疫苗過剩。另一方面,美國民眾接種疫苗的意愿不高,截至當地時間8月1日,約1億有資格接種疫苗的美國人還沒有去接種。對此,美國首席傳染病專家福奇警告說,“疫情會變得更糟”,并且隨著更具傳染性的德爾塔變種導致新冠病例激增,美國可能看到更多“苦難”。

                相當一部分民眾不愿接種疫苗,與歐美流行的反疫苗思潮有關。其實,“反疫苗”由來已久,在很多國家都存在。19世紀末,美國爆發天花疫情,聯邦政府要求各州實施牛痘疫苗接種,但崇尚自由民主的美國民眾,隨即展開了反疫苗活動。這一現象背后不僅關乎科學,還與宗教、政治、社會等因素交織。比如,近年一些標榜“保護個人權利”的歐美政治家,就鼓吹公民對疫苗接種的選擇權,這使得美國連麻疹疫苗都接種不好。2019年美國麻疹病例激增至1282人,是自1992年以來美國報告病例最多的一次,環比上一年激增300%。

                疫苗為滅活或減毒后的微生物或其組成物質,它會刺激人體免疫細胞分泌抗體。當機體遭遇病原體攻擊時,抗體就像身體派出的戰士,提前與病原體在血液中結合,阻擋病原體與細胞結合,避免被感染。比如,以前,天花每年導致1000萬人死亡,正因為疫苗的出現,肆虐的天花才被消滅。正是疫苗使人類能夠化被動為主動,進而降低了傳染病的死亡率,延長了壽命。

                有人抵制疫苗是因為質疑其副作用。實際上,疫苗帶給人的利益遠大于風險,其進入人體后,造成的絕大多數不良反應只是胳膊酸痛、輕度發熱等,通常是輕微、暫時的,無需特殊處理即可自行消失。目前,因打疫苗出現嚴重健康事件的情況極其罕見,概率小于百萬分之一。

                科學家對疫苗安全性的研究從未停止過,科學發展到今天,疫苗安全性遠超過去。為了讓更多的人打消對疫苗副作用的疑慮,政府除了加強引導外,更要加強疫苗的生產監管,防止不合格疫苗流入市場。社會也應保持對病原體的警惕,在利用疫苗有效阻斷病原體傳播上形成共識。每位公民都要主動接種疫苗,因為個體既要對自身健康負責,也要對社會安全盡義務?!?/p>

                成本人视频动漫免费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