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plndv"><listing id="plndv"><listing id="plndv"></listing></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plndv"><nobr id="plndv"><menuitem id="plndv"></menuitem></nobr></address>
<em id="plndv"></em>

          <form id="plndv"><listing id="plndv"><progress id="plndv"></progress></listing></form>

              <address id="plndv"><listing id="plndv"><meter id="plndv"></meter></listing></address>

                健康謠言蠱惑了誰

                受訪專家: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心理醫學科主任 季建林

                中南大學湘雅醫院中西醫結合科副主任醫師 戴幸平

                本報記者 王冰潔

                “發燒就得捂捂汗”“飯后躺著會胃下垂”……一打開家庭聊天群,不少“偽養生科普”撲面而來。專家反復“打假”,謠言卻仍變著法“招搖撞騙”,尤其在新冠疫情防控期間,不少人無奈地說:“謠言跑得比病毒還快?!?/p>

                七成人“寧可信其有”

                美國流言研究者塔莫茨·西布塔尼認為,謠言源自重要但真相模糊的事。網絡上流傳廣泛的謠言幾乎都帶有兩個關鍵詞——“真假難辨”“與切身利益相關”,尤其是生命健康。由于大眾對健康信息的敏感性和關注度較高,相關謠言影響力更大、傳播范圍更廣。中國社科院新聞與傳播研究所發布的《新媒體藍皮書》表明,食品安全類、人身安全類、疾病相關以及健康養生等已成為微信謠言傳播“重災區”。

                很多國家都受健康謠言困擾。近期,美國科羅拉多大學醫學院等機構聯合研究發現,社交媒體中,與吸煙產品、藥物、疫苗、疾病等相關的健康謠言最常見;英國《獨立報》報道稱,2020年4月,由于“5G導致新冠”“5G輻射致癌”等諸多謠言,至少20座5G基站被破壞,超過1萬人組建“反5G群組”策劃抗議活動。

                “近年來,我國居民健康素養水平有所改善,但仍不夠高?!睆偷┐髮W附屬中山醫院心理醫學科主任季建林表示,健康領域尤其是醫療領域的專業性極強,與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存在一定距離,易被謠言鉆空子。公眾無法辨別真偽時,常有“不敢不相信”的顧慮。數據顯示,對看起來重要但難辨真假的謠言,七成人“寧可信其有”。

                中南大學湘雅醫院中西醫結合科副主任醫師戴幸平表示,面對謠言,不少人存在“從眾心理”,即使質疑謠言的真實性,但身邊人都相信時,便傾向于順從多數人的觀點,抱著“大家都分享了我也這么做”的想法。這種做法很可能造成二次傳播。季建林表示,有些人對謠言的真實性“搖擺不定”,于是在傳播時強調其中自己認同的部分,然而“認同”不一定正確,在一個接一個人的加工下,謠言變得更符合公眾一貫的“認知”,聽起來更加“科學”。

                戴幸平介紹,臨床中,患者最易輕信的謠言有以下幾種:宣傳不耗時、低成本、不需就診的自我療法,比如“按摩疏通乳腺結節”,這類謠言大多與營銷或企業有關,沒有科學依據;食品安全也是“重災區”,例如曾被多次辟謠的“塑料大米”;重大突發公共事件常在風口浪尖,如果官方信息滯后,一些不明真假的小道消息先入為主,甚至會導致公眾對官方形成“信任危機”;醫患關系也是造謠對象之一,謠言常選擇“非法行醫”“醫生不負責”等角度,裹挾公眾情緒,博得關注度。

                季建林補充說,還有不少謠言的主題是“抗衰老”“長壽”,以此推銷保健品。由于這一領域尚未納入醫學管理,處于健康保健和醫療之間的“灰色地帶”,為謠言滋生提供了“土壤”。

                幾類人易上當

                季建林表示,性別、年齡、受教育程度都會影響人群的謠言易感程度。

                女性傳播性更強。2017年發布的《謠言易感人群分析報告》顯示,女性比男性更容易相信謠言,且在傳謠人群中,以女性居多。季建林表示,從生物學來講,女性更容易被“暗示”,面對不了解的新信息時,會下意識判斷為真;此外,社會對性別的定位中,大多要求男人更理性,而女人要更感性、情緒化、社交化,這也會對女性形成“暗示”——面對謠言時不需理性,更樂于分享。

                老年人群易輕信。老年人普遍懼怕衰老和生病,具有較強烈的焦慮、恐懼心理,更傾向搜索與食品安全、健康養生相關的信息,這恰好也是謠言泛濫地帶。相較于年輕人,老年人對新技術了解較少,信息來源較單一,更難鑒別信息的可靠性。即使是高文化水平的老年人,也免不了被謠言蒙騙。季建林表示,到了一定年紀,文化程度與謠言易感程度無關,甚至呈現正相關。接觸謠言時,他們更容易憑借自身經驗,相信符合自己認知的內容,并為此強行找“證據”,即使觀點本身是錯誤的。

                慢病人群求知心切。比起老年人,慢病人群對疾病的恐懼更甚,對健康信息的需求更強烈。當專業發聲不足、獲取渠道單一時,他們深陷“信息饑渴”,更易“病急亂投醫”,相信謠言。

                低學歷人群難辨真偽。美國科羅拉多大學醫學院的研究指出,受教育程度低、收入水平較低的人更易相信健康謠言。由于缺乏經驗或健康知識,低學歷人群、青少年對虛假信息的鑒別、處理能力不足,更易被“操控”。

                此外,對衛生系統不信任、對非正統療法感興趣的人也是謠言易感人群。2017~2018年的一項調查顯示,美國人對醫療保健的信任度降低了20%,全球醫療保健信任度下降了4%,導致謠言更猖獗。

                認清謠言的套路

                美國作家馬克·吐溫曾說:“真相還在穿鞋時,謊言已走遍了半個世界”。官方、醫院在辟謠路上從未停歇,但謠言仍會變著花樣傳播,這就需要群眾擦亮雙眼,認清謠言的套路。

                標題營造恐慌。嚴謹的醫學科普不會選用帶有強烈暗示性的標題。一些謠言標題則會選用危言聳聽、夸大其詞、故弄玄虛的表述,比如“癌癥前兆”“死亡率100%”“要人命”等,帶有強烈的感情色彩,營造“死亡恐懼”。

                披著科學外衣。近些年,也有謠言摒棄聳人聽聞的套路,向科普“看齊”,打出“研究發現”“權威專家”的旗號,甚至使用晦澀的“專業術語”,凸顯“權威性”,有些謠言還會在真實事件、研究基礎上,模糊關鍵事實。比如“鐘南山說,無一素食者感染新冠病毒”,但鐘南山并未說過此話,且他推薦均衡飲食;另一個謠言“柳葉刀最新研究:多吃主食死得快”則是斷章取義,原研究顯示的是高精細主食有損健康,且未表明極低碳水化合物飲食能長壽。

                舊事改頭換面。篡改老舊謠言中的時間、地點、主角,就能變身全新謠言。比如,每逢蔬果大量上市時,“草莓和西瓜不能一起吃”“西瓜和桃子是勁敵”等食物相克的謠言就會應聲而起。

                視頻圖片加持。不少謠言打著“有圖有真相”的旗號傳播,造謠者利用合成圖片、加工視頻、拼湊文字等方式制造謠言,讓公眾感覺事實確鑿。比如“人造雞蛋”一說,事實上,人造雞蛋的成本比真雞蛋還高,商家又怎會“以次充好”?

                緊貼熱點話題。一些謠言總是緊貼新聞熱點,憑借新聞本身的高關注度獲得流量,比如當“轉基因食物”成為熱點話題時,“小番茄、紫薯是轉基因食品”“轉基因食品影響子孫后代”等謠言就會甚囂塵上。

                戴幸平表示,在社交媒體的巨量信息中,健康專業話語權容易被“淹沒”,需號召更多專業人士加入科普陣營,成為信息傳播的“謠言過濾器”;公眾也應嘗試從權威健康媒體、醫院官方賬號等可靠來源中尋找健康信息。季建林強調,在一定程度上,謠言的傳播側面反映出公眾密切關注的問題,信息公開透明是對付謠言傳播最有力的“殺毒劑”。政府應建立完善的信息發布機制,充分利用權威信息渠道,包括互聯網、電視、廣播、報紙、短信、電話等,及時發布辟謠信息,盡可能覆蓋更多人群,提高社會影響力?!?/p>

                成本人视频动漫免费WWW